凯发娱乐

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六十八章 不攻自破

作者:乙阪|发布时间:11-18 19:46|字数:1198

他们走后,宁欢反锁上了门,沿着墙角跌落在地上。

用指尖在墙上比划着几个字。瓷砖的冰凉已经不能使不能让她有任何感觉。

这个孩子那么顽强,起初不太乐意他的到来,后来唐凌舍命救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,在郊区的时候本以为保不住了,可他依旧是那么顽强。现在……她擅自做主,凌幼滨必定记恨她,成为别人的新娘后,他们再也不可能了。

忘了怎么走到床边盖上被子的,闭上眼睛全部是那天郊区仓库的画面,何以解忧?

喝酒能解忧?大约是醉后睡得昏天黑地让你忘了,所以不喝酒,决计不喝酒。

不想去感受忧愁,睡觉便好,强行清醒,品味悲伤的味道。

你会发现自己不仅有五感,能慢慢感受到忧伤在身上游走,以此感受到身上的每一寸皮肉,每一厘脏器,如此而已 ???。

漫长的一晚,靠着回忆入睡,奢求着梦境里能看见他。梦见了又能怎样,换来的还不是枕套的湿润。

本来就睡眠质量不好的她被门外的动静吵醒,刚睁眼,一群白大褂就进来了。跟在最后边的是萧凯潼。

他只是凝视着她,没有一句话,但很好奇她为何如此地平静。她的眼里布满了血丝,没有愤怒,只有阴鸷。果然两个人生活得久了,连眼神都变得如此地相似。

医生带着她先去做了个检查,她本以为她会直接被推到手术室,这都是他的安排吗?还是……她想多了。

确认过各项指标没问题才动手术,冰冷的手术刀伸向最温暖的地方。她闭着眼,强忍着泪水,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明明昨晚说服了自己,然而当真正的那一刻来临时,所有做的准备,所有的心理防线都不攻自破。

再次睁眼时,他又提着保温桶来了,这次带来的是乌鸡汤。

她别过头去,不想看他,不想同任何人讲话。

现在她满脑子是那个可怜的孩子,可能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。

他静静地坐在一旁,最终被一通电话叫走。

下午来人给她办了出院手续,接到了萧凯潼的住宅。

一位阿姨负责她的生活起居,她自己仿佛是个活死人,听着那位阿姨的摆布。

踏进萧家大门那一刻,她的心就死了,随着那个未出世的生命及下落不明的凌幼滨。

如果不是真的……他还没死,活着,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,该有多可怕?他的前程,凌盛……都完了。一切……本不该如此。

她想去见他,远远地看着他就好,不用上前,也不敢上前。

她拨通了萧凯潼电话,始终没人接。

在忙?还是他压根就不想接她电话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她变得如此多疑,猜忌,甚至感觉到快要把自己逼疯了。

她穿了衣服就要找他去,出了门才发现,她对他一无所知,他在哪上班不知道,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也不知道。真是可笑,一个有着她丈夫名义的人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。

不出几分钟,她接到萧凯潼电话,居然是兴师问罪,怪她自己跑出来。

沉默了两周的宁欢终于爆发,“难道你还想囚禁我不成?”

“我叫人过去接你,乖乖待在原地不要动。”

车来了,居然把她接到了凌盛。

她陪着他一起奋斗过的地方,陌生又熟悉。她有种不好的预感,但是又不敢相信。

刚上电梯的她反悔了,转身就走,她不敢面对,像个懦夫,这里的一切都像是一根根针戳着她的心。

她更怕这里早就改了姓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寒冷的密码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